济南外国语学校(三箭分校)国际课程中心 | 新闻
1868
paged,page,page-id-1868,page-template,page-template-blog-masonry-date-in-image,page-template-blog-masonry-date-in-image-php,paged-12,page-paged-12,ajax_fade,page_not_loaded,,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9.1.2,wpb-js-composer js-comp-ver-4.6.2,vc_responsive

新闻

1
17 1月
分享 | SHARING 剑桥的“平庸”生活—济外国际优秀毕业生魏来

剑桥的"平庸"生活——魏来         结束完一天三点一线的剑桥生活,放空自己的一切,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翻开电脑继续洋洋洒洒的给大家敲击起自己的故事。 回想起高中生活,当时还怀着对这所学校的无限敬仰,转瞬间就已经在这位 “长者”——剑桥的怀抱下度过了一个四季的轮回了。 七点清晨的街道上空无人烟,或有小巷间传来晨跑人脚步轻踏的回音。起床后简单而又迅速的用清水拍醒镜中的自己,逝去昨天的疲惫,开始了新一天的剑桥生活。 今天要去讲堂上课,骑着单车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上,看着匆匆忙忙的人群,前面的女生顶着头盔,上坡路上身子一起一伏的用力蹬着脚踏车,腿部的肌肉线条显得格外明显。9点,讲堂门口已经students mountain,students sea(人山人海)了。学生们一遍实时跟进周围人的作业进度,一边慢慢走进讲堂。上课后,仍有学生”不慌不忙”地走进来,正大光明地走到最前排仅剩的几个空座,翻桌入席。 时间过半,有趣的不是讲师戏谑一个倒塌的结构背后有多少不好好听课的学子,而是此刻一扭头后马上映入眼帘不怎么齐整的睡姿,我暗自窃喜,剑桥的学生也不都学霸级别。几个小时后就已是中午,去食堂打包了个三明治,虽说是有点贵,但搭配免费的奶茶,刚好助我撑过下午的实验课。实验课上,其他小组成员风驰电掣般扫读完实验指示后,有人在有条不紊地将实验步步推进;有人在抠字眼般龟速阅读,为了之后手忙脚乱中能抓到一根拐杖来指引自己一条明路。 实验结束后,听同组的罗马尼亚小哥说,他打算把今天讲座对应的题刷掉。我暗暗庆幸:这次终于不用我拽着他学习了。记得导师说过,考试不及格辍学的都是成对儿的。同小组两人都懒散的话极易“双双出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眼前平庸的队友。剑桥终归是名校,平庸的队友少有,一群一群名至实归的夜猫子真的很多。我们总喜欢三两成群学习到午夜,这貌似会提高我们的效率。每当想合上笔记本拿起手机想要刷微信时,看看周围人饥渴难耐地吞食书本的样子,便又打开电脑继续准备几秒钟前望而却步的论文;当你学厌了想跟面前的女孩子轻松畅聊几句人生时,看到她紧缩眉头正在研究题目的另一种思路,便又奋发振作。这是另一种剑桥,似乎跟我们的高中阶段没什么区别。 说到这,似乎想起了之前在知乎上搜索剑桥大学时,一个套用了标准句式的问题“在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的问题一下映入眼帘,一连串相当露骨的答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博士生工作进度慢”,“导师也不push”等等, 但当真正走进“她”的怀抱时, 却发现,原来剑桥生活是“平庸的”,但是唯一不一样的是不甘于“平庸”的我们。 所以,在剑桥就读就是这样,被康桥宠爱着,又不乏主动地与剑河搏击着。                        ...